“若菱,任大人他们出结果应该还要一会儿,咱们去那边说说话吧。”罗伊人亲热的凑过来。

    楚蕴放下手中的酒杯,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倒是想知道罗伊人的计划是什么。

    看看是配合她还是再加点火。

    任夫人想说什么,罗伊人率先开口,“任夫人,请容我们姐妹两说说话,一会儿再回来招待您。”

    明晃晃的不愿意带她,她再想跟上去,就太不合适了。

    叶菁菁似乎不放心,也想跟上来,被楚蕴一个眼神制止。

    罗伊人拉着楚蕴走到一处稍微僻静点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对阿元满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别的不说,阿元的长相,整个京城也没有几个公子比的上他了,你不知道,刚才我可是刻意安排好了,才让你们两一块儿上台。”

    “等下我再安排你们见一面,我陪着你,你们可以说几句话,再了解一下他的为人性格,不过你放心,阿元是个很温柔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你就从那道圆形门过去,往里走几十步的样子就能看到一个小偏房,外面风大,你就在房间里等我,我应付完那些人,就马上过来找你。

    然后咱们再一块去见阿元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看上他。”楚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阿元的长相你当然会满...什么.....”

    罗伊人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楚蕴的话。

    以为自己听错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没看上他。”

    知道了罗伊人的计划,楚蕴也就不跟她啰嗦了。

    不就是想骗她去过去等着,结果等来的是‘喝醉’的郭景元吗?

    也不是完全不可行。

    就是有点把人当傻子。

    而且这种方还不够,还是换种方式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不喜欢阿元?”罗伊人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喜欢他?”楚蕴昂着下巴,不客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整天正事不干,吃喝嫖赌样样都会就算了,长得还跟个娘们一样,没有一点男人气。”

    楚蕴噼里啪啦一通数落,“最关键的是,他不是非你不娶吗?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看不上他,既然你都看不上,怎么还要我嫁给他?

    不是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吗?

    你的救命恩人就应该捡你不要的东西?”

    罗伊人:......

    罗伊人面色一变,恼羞成怒的道,“你怎么能这么想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......只是对阿元没感觉。”

    楚蕴冷冷一笑,“不然呢,还能怎么想你?也别说什么感觉不感觉的,你都能没感觉,我就一定得有感觉了?

    对一个心有所属,还烂透了的男人有感觉,我又不是傻子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说,你当我是傻子?”

    罗伊人被楚蕴那双平静的眸子锁住,整个人猛地一怔,明明对方只是用很平淡的语气和表情。

    可她就是被震在原地动惮不得,直到楚蕴转身回到座位,她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罗伊人恨恨的瞪着楚蕴的背影,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她明明看到她见到阿元的时候笑了的。

    阿元虽然不像那些肌肉虬结的男人一样长得壮,但是绝不会显得娘。

    可是都到了现在,她没有说谎的理由。

    罗伊人眼底的恼怒转为恨意。

    索性反正都要动手,她也不想去思考杜若菱是不是真的没看上,还是叶菁菁那女人在她身边说了什么,导致她态度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“郡主,那咱们之前的安排......”暗处走出来一个男子,对罗伊人恭敬的道。

    罗伊人眼底闪过一片狠色,“她不想来,那就想办法让她来好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还想给她留一点点脸面,不会把事情闹大,现在看来,没这个必要了。

    罗伊人看着那边,和楚蕴亲密说着话的叶菁菁的背影。

    眼底的戾色更浓,“再加一个人,你下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她自认为自己不是忘恩负义的人,虽然让杜若菱和阿元在一起,有她的私心,但是怎么都比杜若菱原本的结局好。

    阿元虽然可能不会喜欢她,但是有自己看着,她总归是能得一份体面。

    古代的女人,所求不就是一个富贵体面吗?

    可她不仅不听话,还和叶菁菁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还姐妹相称。

    呵~

    既然是好姐妹,都跟她作对,那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好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楚蕴回到位置上坐下。

    很快,罗伊人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下一批酒水端上来的时候,她和叶菁菁的酒杯里就被加了料。

    “鸭子,把我的换给罗伊人。”

    粉鸭子立即答应,“好嘞,那叶菁菁的呢?”

    楚蕴,“让她喝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世界女主怂的过分了,不激她一下都不知道反抗。

    粉鸭子:......

    不是吧?

    他家宿主对天道的气性还没消呢。

    不过反正不关他的事,不换就不换。

    罗伊人下的药,是有发作时间的,毕竟要是当众发作,计划也进行不下去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罗伊人喝了自己下的毒,暂时也没察觉异常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几个端着点心的婢女从楚蕴和叶菁菁身后经过的时候,一个婢女突然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众人转身看去,只见一个丫鬟手里的托盘掉在地上,她死死捂着脚踝,疼的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郡主和各位贵人恕罪,奴婢该死。”丫鬟跪下请罪。

    她原本是得了吩咐,悄悄在叶菁菁和楚蕴衣服上抹一点脏东西的。

    叶菁菁倒是得手了。

    但是在对楚蕴动手的时候,不知道怎么的,突然像是被人踢断了脚踝一样,钻心的疼。

    见不是什么大事,众人只是皱着眉不满的瞪了那丫鬟一眼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在人家地盘上,不至于她们去发落主人家的下人。

    罗伊人装模作样的呵斥几句,然后让那丫鬟赶紧退下去。

    “菁菁,你衣服好像脏了。”楚蕴转头对叶菁菁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一直致力于于当透明人的叶菁菁不自在的动了动,果然看到肩膀后面有一大片污渍。

    “带了多的衣服吗?赶紧去换换吧。”任夫人不疑有他,很多出门参加宴会的,都会多备一两件衣裳。

    以方便现在这种意外。

    叶菁菁没说话,她如今真正的身份就是个丫鬟,哪里有资格让主家给她准备衣裳。

    但她知道,楚蕴今天是不想暴露她和杜家的真实关系,所以低着头等楚蕴开口。

    “有的,你先去换一身吧。”楚蕴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叶菁菁。

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娱乐 菲律宾网上娱乐登入 申博现金网怎么样登入 申博游戏电脑怎么下载 申博代理开户登入
菲律宾申博娱乐网官网 菲律宾申博官网怎么 申博亚洲怎么样 申博真人娱乐城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官网开户登入 申博在线官网登入
申博官网开户登入不了 菲律宾申博在线现金网 菲律宾申博在线138管理 申博在线登入网站 菲律宾申博怎么开户 白菜博彩娱乐网大全
申博138真人在线娱乐登入 太阳城娱乐网最快登入 申博娱乐开户登入 申博游戏登录官网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娱乐网 申博现金网开户登入
百度